“老师,老师,我又读了您一篇文章,您小学时作文写得特别好吧,谁教您写作文啊?您读了多少课外书啊......”放学路上,刚教的四年级学生李彤彤,一个鬼灵精怪的小丫头会在我必经路上等着我,反复追问我这个问题。“我小时候只有课本,没有课外书,作文是老师影响的啊!”她瞪大眼睛,嘴惊讶成“O”形。

小学三年级到五年级,教语文的是郝老师----本村的郝长吉老师。一个体态微胖,说话声音有点沙哑的老师。他字写的特别好看,课文讲得也很精彩,学生们都喜欢上语文课,但不喜欢他拖堂。每次下课晚了,我们几个女生就借口上厕所然后躲着不出来,围成一圈偷偷打扑克(也就是画的卡片)。郝老师就在院子里喊,我们假装听不到,继续嘻嘻哈哈玩儿。郝老师就扔几颗小土坷垃,把我们赶出来。有一次老师看到我们一个个不情愿出来的样子,没有生气,而是神秘的一笑:放学了给你们一个惊喜!但前提是你们得按时上课!被老师吊着胃口,我们安安生生的上完了剩下的课。挨到了放学,我们几个挤进老师办公室,嚷嚷着:“郝老师,惊喜在哪儿?”老师继续卖关子,发给我们每人一根粉笔,让我们坐在小凳子上。一个转身,扯下了电视罩,那个老师十分爱惜的!被他捂得严严实实的!十四寸黑白电视!就那样暴露在了我们面前。我们面面相觑。只见郝老师扭开了电视开关,景出现了!人出来了!我们目不转睛盯着电视!这时老师开口了:“以后下课时间或者放学时间你们就可以来看电视,但每次看完要用粉笔在地上总结出看了什么?”兴奋的我们不假思索的答应了。记不清看了多少次电视,也记不清蹲在地上写了多少总结语言。只记得我的作文总是被在课堂上念,也越来越喜欢语文。

小学升初中,我们需要到镇上的学校去考试,郝老师亲自陪同学生。考试结束,和其他学生对照答案,我数学最后一题错了。"我考不上了!我考不上了。。。”我顿足大哭。郝老师用他那辆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载着我,十分肯定的告诉我:“你一定会考上!你的作文一定是最高分!”那时候也不懂这是不是安慰,只知道老师说会考上就一定会考上,马上就没心没肺的破涕为笑了。结果是:我真的考上了!心想:老师的话真准!

升入初中,没了用粉笔在地上涂抹的机会,但有了写日记的习惯(说是日记,其实就是写话)。作文也还是经常在作文课上被范读。上了师范,又做了老师,先教初中,几年前又教小学,我真正成了郝老师的角色,“管理”一帮有十万个为什么的孩童。我该拿什么来影响他们呢?转身看看彤彤,正满脸期待的看着我,我想我懂了。拉起她的手,肯定的告诉她:“你也会写出好作文,你也会学好语文!”

郝老师,真是好老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