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公益记录者在线讯(公益记录者 李东杨 通讯员 史宝露)毕业于师范大学的我每到教师节朋友圈都十分热闹,小学、初高中老师分享着学生们带给自己的惊喜和感动。有学生写的暖心祝福,也有亲手做的小礼物,这也使我回想起儿时给语文老师做的贺卡。同是学生的我们是幸运的,因为每年的9月10日大家都可以给自己崇敬的老师一份礼物、一句问候,一同享受这份感动。

看到那些礼物,让我思考了一个问题:那些不过教师节的老师是什么样子。

前些日同一个大学时去西北支教的朋友闲谈,聊到他的“同行”,一位活跃在学校却从“毫无存在感”的神秘人。神秘到学生都没见过他的样子,然而前不久他们找遍大半个中国只为给他过一个教师节。

这个神秘人的故事离我很远,发生在数千公里外的西藏,却又很近,因为我们都是学生、都有老师。

提到西藏,我们总会说起拉萨和举世闻名的布达拉宫,那片高海拔地区象征着神圣和心灵的洗涤。旅人们在雪山脚下倾诉着心声,于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净化尘世的污浊。是啊,提到那里总是美好的,可可西里奔跑的藏羚羊掀起一波尘土,冈仁波齐的雪山融水流向宁静的村落……在绚丽过后又有几个人能注意那所残破不堪的学校,留意那牧羊少年的眼睛里对学习的渴望呢?

神秘人注意到了,他关注的不是高原半山腰上藏风十足的矮房,而是那不像学校的学校;他震撼的不是藏羚羊群的生命之桥,而是一个小孩子在土操场带球的奔跑;他痴迷的不是那山雪与阳光勾勒的风景线,而是操场上五星红旗在夕阳下的飘扬。

从拉萨到那曲,从可可西里到墨脱,很多所小学流传着一句话“你收到老师的礼物了嘛?”,那天不是儿童节、也不是哪位学生的生日,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天。礼物送到时孩子们总会兴奋地围着庞大的货袋,紧盯着袋口,期待属于自己的惊喜。一个小孩子好奇地拔马克笔开首尾两端的笔帽,笔头一粗一细,在手上涂抹着,染蓝了自己的指甲,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使用铅笔和圆珠笔以外的文具。礼物并不贵重,有书、笔、足球、运动服,都是些发达地区称不上“礼物”的物件。可对于部分藏区来说,学校已然是稀有物品,那些孩子对这些小东西视如珍宝。

在环境凛冽、经济相对落后的西藏,神秘人用他的礼物,让当地的学生们知道在知识面前再高的海拔也不是阻碍,教育更不会因位置偏远而疏远,他会一路为他们的成长保驾护航。

正如墨脱的名字一样,是那些孩子,让这里成为“花朵”。

在神秘人的陪伴下,小学校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,他们心的距离越来越近,现实里却从未谋面。孩子们只了解到这些礼物来自山下、四千多公里外有一个老师牵挂着自己的学习和生活,他的名字叫做線立峰,仅此而已。

線老师的礼物在每一个属于孩子们的节日里从未迟到过,而他自己却从未和这些西藏的学生度过一个教师节。远在地理第三阶梯的他们对这位線老师充满着好奇与感激,他们送不起贵重的礼物,却也想给他一个正式、温馨且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教师节。

如今是个网络发达的时代,找人再容易不过,可对于没有通讯不发达的地方来说这难如登天。那些孩子通过亲戚、朋友,倾尽所能地寻找着線立峰,希望这份感激和思念能成功跨过地域,把迟到许久的教师节祝福顺利送到。

我在查询这位線老师的资料时得知,線立峰曾经是唐山市的一名老师。他一直以人民教师的名义捐助着西藏的贫困生,那些孩子们也仅知道礼物的赠送者就是那名普通的線老师,他们之间是最为纯粹的师生关系。

作为一名媒体人,我看过太多网络炒作,社会经济飞速发展,浮躁也随之膨胀。太多人想借助网络走红,用尽手段去出名,让人们去认识、去追捧。内心的浮躁让我们的视野停留在表象,如線立峰那样去关注背后的人却越来越少。他支持着藏地的人文,用行动让信仰落地,告知人们比唐古拉山脉的海拔线更高的是孩童对学习的期待。这平凡的行为,成就了无数人心中的伟大。

最后,向所有支持教育工作的老师表示感谢,特别是那些如線立峰一样没有过教师节、没有礼物发朋友圈的老师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