属于青春的日子,即将草草收场。围好的舒适圈,早已载不动那一颗颗震颤的心,狂热且偏执着。想纵身一跃,跳脱出人生的桎梏,但真正的现实清晰而冷酷。选择似乎没了温度,当涉及惶惶人生路时,便使人无心眷顾,想回身埋头苦读。一边道一句:江湖险恶,愿有缘再见。另一边沉稳入世,人生便少有波澜无助。没能力踏破山河,却识破山河之坎坷;没能力傲视群雄,却知晓群雄之喜乐。我们孤单而又团结着,正因如此,这段时光才被叫做青春,我们渴望相聚,却又珍视自我,我们是离散体,又是聚合物。相遇杂着别离,欢乐揉着苦涩。我们可以是平静的海面,也可以是飞翔的海燕,在同一个世界里,有这不一样的人生,却都拥有过惊艳的时光,我们可以毁掉一个病态的自己,也可以造就一个卑微的模样。也许,岁月会手下留情,多保留些我们当初的欣之所向;也许,岁月会给我们当头一棒,推掉我们心中构建精妙的黄金城堡。这段岁月,晶莹剔透,我们纯真,年幼,固执的像头吃草的老牛;这段岁月,朦胧弥漫,我们羞涩,孤单,奇怪的像只吃草的野兽。

那段岁月里,爱情是最奇妙,最惹人怜惜的。我们曾为彼此付出,为那个自己以为爱的人,留下过该死的眼泪。我们的爱似乎晦涩难懂,但却那么的真诚可贵。彼此幻想着有着对方的,成长了的以后,却双双在转身那刻就决定了我们的是否。遗憾可能也只是因为他(她)吧。那段岁月里,谁没被一个人填满过内心,谁没在正午的课堂,幻想过耄耋之年,拥有对方的夕阳。曾经拥有是对过去的褒奖,而放手也许是最真诚的原谅。有你的时光里,光是暖的,风是柔的,岁月是慢悠悠的。我们在彼此的内心许下最真挚的誓言,但讽刺的是,真挚支撑不了誓言的真实;我们努力地尝试着互相理解,却在故事的终点处用“不合适”和感叹号轻轻按下结束。如果,你的那个人还在你身边,请紧紧握住他(她)的手,告诉他(她)你最真实的想法,别放下豪言,用一生去取悦你心中的荒野,因为那个人,是你荒野里唯一的水源。请记住,你没能力给他(她)一切,就不要想着靠欺骗来博取现存的脸面,你需要做的,是陪伴,是努力规划两个人的艰辛,最终,给他(她)你最实际的誓言。

在那段岁月里,我们似乎开始多疑,变得易燃易爆,我们急切地自己竖立于世界之外,寻找自己最为骄傲的独特之处,但这个繁杂多样,充盈着万事万物,当我们发现了那个并不特殊的自己,便会失望之至,灰头土脸地暗示自己,挑拣出那些微不足道的,不为人知的东西,然后支起心里的那杆弯旗;在那段岁月里,我们充满了斗志,对很多事物都抵制,甚至反感,我们厌恶与自己对立的一切,甚至摆好了与世界为敌的架势,独立的自我想拥有最被肯定的价值,甚至不能被质疑,我们会选择与家人,朋友和那个最为亲密的自己翻脸,然后被一言不发弄得两败俱伤,没有人愿意主动收场,正因如此,我们收到了太多遗憾,我们为了那份不值得留存的孤单,失去了太多,那些东西,在这个时期里,我们很难发现,但在未来的某个瞬间,我们却很难忘记。冲动交织在多元的情绪之中,让我们认为“做到”就是最值的,但真正可以给予我们的,恰恰是“明白了”之后的种种。试着与当初那个一往无前但不论是非的自己和解,试着与你针锋相对,但助你成长的父母和解,试着与那些于你怒目圆睁,拳脚相向的朋友和解,试着与旧时狂热,不解人情的年轻人和解,最后,试着与你一起走过的青春,流过的黄金时代和解。

遗憾催生了感慨,相爱追寻着未来,和解消融了阻碍,青春便成了“那个年代”。十八年匆匆岁月,当自己功成名就或垂头丧气时,瞒眼望去,都是自己青春年少的样子,那时的激昂,可能只是现在被供奉的那颗月亮。那时的关怀,可能只是现在珍宝似的存在。我们急切地想要变成那个所谓的大人,却在真正成为了的时候,喜欢上了那个无怨无悔的小孩子。那段岁月里,一颗颗不抬起的脑袋,一扇扇任意转动的风扇,那段岁月里的窃窃私语,那段岁月里的满眼关怀,那个教室里的淡淡无奈。似乎,有条路,我们怎么也走不完,又好像,那条路,我们早站在了终点。往后,悲伤,再无人与你真心消遣;狂妄,再无人为你推波助澜。请暂时收起你的锋芒,在该闪耀的时候,记得要羡煞旁人,因为那段流金的岁月,给了我们一个最好的模样。

有几间教室的门一直开着,里面的人好像我们。